三木的那只小仓鼠

emmmm……新手,做了一个不太符合原样的模。
康纳的脸有点宽。眼睛更小一点,色也不对……练手作。○| ̄|_

底特律:世界杯(2)

接上。@http://1885578881.lofter底特律.com/post/1e13c1a3_ee96f042
……链接什么的到底怎么使……
康纳小天使prprpr(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汉克跑去洗把脸,把绑带重新系上,和

警队的几个人开始聊天。

          汉克:woc!!

          汉克:我德绝不认输!!

          队长:……
 
          队长:我的钱包……

          佩金斯:ye~~~
 
          佩金斯:hhhhhhhh

          汉克:@佩金斯 妈蛋老子以后见你一

次打你一次

          汉克:我德绝不认输对不对队长啊啊

啊啊啊啊啊

          队长:……@佩金斯

      下半场开始,汉克把手机一丢,又拿来

一罐啤酒,开喝。

      “吨吨吨……”气势逼人。

      “副队长……您慢点喝……看球好不

好……”

      “爸爸慢点!”康纳。

      汉克又呛着了……自己作的。

      “……”盯了一眼康纳,却换来康纳无辜

的小表情,“就你小表情最多……”

      “我德加油我德加油!”

      佩金斯这个##的玩意儿……老子跟他

赌了50d,队长赌了100,卡姆斯基自己不知

道在哪赌了……多少?3000?妈蛋有钱人。

      汉克看了看自己拐回来的“free”康纳。

赚了。

      看了看钱包,汉克摸了摸胸口。

      康纳注意到了这一点:“汉克……你赌球

了?”

      “……反,反正是用模控生命赔我的

钱……看屁看!看球!”汉克急躁的撸了撸

他的头发。康纳的那个小表情和小动作

啊……

      汉克看见他又开始玩硬币,刚想没收,

却看见德国队员那一脚!!!

      “哦!特么的……又没进……”汉克的情

绪……也就那样吧。他一伸手将康纳的硬币

抢来,自己也装着玩一把……玩蛋去吧,瞎

几把乱扔,并忽略掉康纳那丰富的面部动

作。
 
      “来,告诉爸爸,你刚刚和谁通话呢?”
 
    “卡姆斯基先生,他说他赌了7000,现在

作为一名老父亲有点慌。

     汉克手中的硬币掉了下来,被康纳高兴的

接住了,迅速收回口袋。

      “妈的……”汉克抹了一把脸,“真他妈

有钱……咳咳,听好了康纳,他卡姆司机算

什么老父亲,我才是最疼你的好爸爸,知道

吗?看我对你多好。明白?”

     康纳笑的很开心,“明白。”

      “好,乖儿子,来给爸爸拿酒来。”汉克

一脸阳光灿烂。

      康纳没回话,只是一脸阳光灿烂的收回

所有的酒罐,包括喝完和没喝完的。

     “……”汉克mmp。
     

      68分钟。

      “啊!好的!墨西哥顶不住了!换人了嘿

嘿嘿……妈蛋勒夫要换人你赶紧啊!!”

      “还有tmd20分钟……我德绝不认

输!!”汉克不住的在座位上晃动身体,连

康纳也为他担心。

      一条短讯。FROM 卡姆斯基。

          儿子,爸爸心里苦啊。

      ……现在已经不是父亲节了好吗。过了

好几分钟了……

      好吧,其实康纳也在紧张,他怕德国队

输了汉克要干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还有不到10分钟,德国队又一次换人。

      “啊啊啊啊啊啊……妈嘞……人他娘是换

对了可是时间呢!!没啦!!”

      “加油加油加油……不到最后决不放

弃!”大汉汉克发出了怒吼。

      绝对不放弃,只要我们有时间。

      可是就算加时3分钟,当主裁判吹哨时,

比分依旧是0:1。

      当比赛结束,康纳看向汉克,发现他脸

上已满是泪水。

      汉克也意识到这一点,他抬手揉了揉

眼,将剩下的啤酒一口喝完,“来,儿子你

自己换台慢慢看吧,爸爸去趟厕所。”他的

声音发颤。

      康纳当然换了一个比较轻松的节目,“要

帮忙吗?”他很关心汉克,随着他到了卫生

间门口。

      “让我静静……”汉克将门关上,留康纳

在门外。

      “哇!!!……让我死吧……别拦我啊啊

啊啊啊!!!”这一声,来自隔壁,把准备

张嘴的汉克吓一跳。

       康纳和打开门的汉克:……

      “看来有人今天更伤心。”

      洗把脸,“去睡吧,康纳。啊……忘了你

不用睡觉。自己玩去吧,老男人汉克需要休

息了。”

      “好的,晚安,父亲。”

      “咳咳咳……”汉克老脸一红,“已经不

是父亲节了!!”

     “明白,副队长。晚,啊,已经是早安

了。”

     “这特么是凌晨……谁教你的语文……”

      康纳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他伸手,将汉克卧室的灯关上,“以前我

只是台冷冰冰的机器,但现在我觉醒了,有

了自己的‘心’。所以,在这颗‘心’里,您一

直是我尊敬的父亲。”

      “滚去玩吧小鬼。我儿子没你这么

大。”汉克傲娇的回答。

      “老子明明拐回来的是警用型不是家政

行……”汉克缩在被窝里碎碎念。
   
      一条短讯,来自卡姆斯基。

      这是一张图片,卡姆斯基一脸放宽,

呈“大”字型,泡在水池里。旁边有配字:

POOR GUY。

      警队短讯

          汉克:emmmmmm……

          佩金斯:hhhh老子赚大了hhh

          队长:……@佩金斯,上班等着。

          汉克:等着吧佩金斯丑玩意儿
     
      EN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耶……老子终于把字打完了……
会考加油。

来讲讲话来玩啊~~我辣么可爱对不对(◍ ´꒳` ◍)

底特律:世界杯 (1)

警探组。父子组。OOCOOCOOC严重。拒绝换算时区,按照中国时间大半夜。
德国队信仰啊啊啊啊。可惜啊。
伪球迷。所以汉克的大部分思想是我的想法。比如体型差。(我个SB)具体时间忘了。。。。凑合看吧。(我真不负责任。 ( ̄ε(# ̄)☆╰╮o( ̄皿 ̄///)

      
不知道什么时间那一年反正世界杯。22:50。
       
汉克住宅。

       “哦吼吼吼吼吼……”汉克非常激动的坐

在电视机前,桌上摆了一堆的啤酒。他自己

的头上还绑着带子,上面写着“德国队必

胜”。
      
      “啊……太他妈爽了……嗝。”汉克喝了

一口冰镇啤酒,对准备开口的康纳

讲:“嘿,康纳,如果我再看到你那该死的

作息表,我就撕了它,明白?”
      
       “但是你确实需要休息了,副队长。还

有你的酒精含量,可能要超标。”康纳一脸

为难。
       
       “哦……去他妈的……这是世界杯,世

界杯明白吗孩子!这是属于男人的浪漫时

刻……特么的老子跟你费什么舌马上就开始

了啊啊啊……”
        
      汉克把目光移到电视机上,一副坐不住

的样子。
      
       “副队长……”康纳正想开口,相扑,咬

他!好孩子,咬他!”
      
      相扑:我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主人。
   
      此时,电视机里响起来德国国歌。

      “嗯……太吵了完全听不到啊啊……好吧

也完全听不懂。不过看这体型差德国队赢定

了。不然怎么对得起老子跟佩金斯那个玩意

儿赌的50刀!!

       “副……”“闭嘴康纳。”汉克的态度非

常强硬。但他感觉不太妙,因为他看见康纳

的软体变黄了。

       “来,相扑。”相扑乖乖的跑到蠢主人身

边。汉克示意康纳坐下,一只眼盯着时间。

      嗯,好,等这两队畅玩国歌还有点时间

来来来速战速决。

      汉克把相扑放在康纳腿上,表示这样你

康纳就动不了了。

    “副……”“闭嘴,听我说。”

      “足球,世界杯,这些都是属于男人的浪

漫,乐趣,你怎么好意思剥夺我唯一的乐趣

呢?”

      “我这个老男人希求的不多了,只是想看

看自己的信仰罢了反正美国又不在。给我个

机会好吗?”装可怜。
      “而且你现在也不是个冷冰冰的机器了,

来试着做男人,从看球开始。嗯你还是个孩

子我就不强求你喝酒了。”拉入队。

      “更何况,今天是父亲节。你就当尊重我

这个老父亲吧如果你承让的话。”
      
       康纳:我哪门子不是男人了??委屈的

小眼神。

      “好。”康纳用手慢慢抚摸着相扑,无奈

的点点头。然后又加了句:“父亲。”

     “噗咳咳咳咳咳咳……”

      “上啊德国队!上啊,德国队加油!”整

个客厅都是汉克的吼叫声。
      
      隔壁家的动静好像也不小。这就是所谓

男人的浪漫?康纳不明白。

      相扑终于受不了这个破主人了,滚回窝

里去了。开场二十分钟,双方仍旧0:0。

      “哦!不!!今年德国队怎么了!!个子

那么大白吃出来的吗!球,球啊啊啊啊!”

      “啊!tmd又没射进去……”

      康纳坐在他旁边,一次又一次把蹦跶的

汉克给拉回来,顺便将桌上的啤酒去掉几

罐。

      老父亲……男人的浪漫什么的……康纳

表示???

      但是,这种心情……叫……激动,是

吗?

      人类的感情好复杂啊……

     于是他打电话问了问真-老父亲-卡姆斯

基。

      可他打了几个电话都不接。

        最后他收到一条短讯:“有什么事明天

讲,老父亲现在要看球。”

     ……好,你们都是老父亲。

      所以他一边看(kan)着汉-老父亲-克,

一边感受着男人的浪漫。

      三十三分钟。

      “墨西哥!墨西哥球进了!!这是一个不

眠之夜!22岁的洛萨诺,为墨西哥进了一

球!!这是历史性的一刻!!……”电视里

的解说十分激动。

     “我去你妈的破解说玩意儿……不是什么

玩意儿???”汉克震惊了。

     “我!艹!了!!”

      墨西哥进球了?现在0:1了??

      “艹他妈的!去他丫的蛋吧是!怎么可以

啊啊啊啊啊!!德国队今年怎么了?状态

呢!喂狗了吗?!!!”

       “妈一米八几的大个儿白费了!”

      汉克的心情十分激动,他将一罐空啤酒

瓶捏扁后扔进垃圾箱,不停的在客厅里走来

走去。

      “怎么会……怎么会……”
     
       康纳看出汉克的心情真的十分糟糕。

      “emmm……别担心,副队长,上半场还

没有结束。”虽然预感不太好,不过这话要

是说出来,别说父子情了,明天见他的恐怕

就是RK-800-5(X+1)了……

      “啊!啊!对,上半场还没结束呢,……

继续继续,德国队加油啊啊啊啊啊……”汉

克碎碎念,坐在沙发上,虽然手不自觉的拉

开易拉罐,可完全没心情喝下去。

      上一届德国队的7:1给不少人带来光明,

可是今年……

      “哦……去他丫的……怎么又没进……”

      “妈蛋你一个人急躁个屁啊啊啊啊啊啊

啊……”

      康纳觉得,自己有必要要说一下“哎这是

脏话不可以讲唉”,想想汉克的心情,放弃

了。

     汉克非常急躁的扯了扯自己头上的绑带。

日哟……墨西哥今天脚下抹油了吗这么

快……
     
      下半场肯定玩完。嗯,没错。德国队只

是暂时落后。嗯没错。

      裁判吹哨,上半场结束。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打字慢的tbc……

HALLOWEEN 2 (太晚了。。。。

总觉得太对不起hsb了。。。。
刀x婶(她就叫某。
ooc警报。
——————————————————
    长谷部正在收拾东西。
   
    某找到他时,他正在杂物间里。
   
    “这…这是主人的零食?”长谷部从角落里扯出一个大纸袋。(保护环境
  
    某站在他身后,看见了全过程。
   
    阿!西!吧!我我我我藏在那儿忘吃了!!!

   一…一定要把他引出来,然后消灭罪证!

     “长谷部——”某站在门口,喊他的名字。

    “长谷部——”

    当某喊到第三声时,长谷部终于出来了。

    “主人,你啊……”压切▪老妈子▪长谷部出现了。

    “Trick or treat!”某用很大声,盖住了长谷部的话。

    明显的,长谷部一愣。

    “呐呐长谷部,”某凑到他身边,用手指戳着他的腰,“今天是万圣节,你要给我糖吃。”

    戳,戳,某很专心致志的,就盯着长谷部腰的那一小块地方,戳。

    “啊,那个,那个,主人……”长谷部被主人的举动搞得莫名其妙。

    “好了不要在戳了!!”

    “……”

    “……”

    “额……”看见主人的脸色有点不对劲,长谷部有点……

    “……搞什么啊……”某面无表情,重重的打了长谷部腰一下,“债见。”

    “啊……那个……主人你稍微等一下。”长谷部掏出钱包,翻了翻。

    “乖乖在这等,我马上回来。”他拍了拍某的头,一溜烟跑了。

    计划通。面无表情的某缓缓的举起了V指。

    长谷部给放哪了又?

    某到处乱翻,终于在另一个角落里翻到了。

    耶。

    当某用自己的外套包好时准备偷渡回自己的屋子里时,长谷部出现了。

    他气喘吁吁,额,并没有,手里有一包没有拆开的糖果。

    ……这,这才三分钟啊啊啊!老子骑车去买来回都得七八分钟啊啊啊啊啊啊!!!

    “来,这是万圣节的糖,不生气了。”长谷部递给她糖果。

    内心懵逼的某默默的点了点头。

    “呵呵。”长谷部看着这样的傻里傻气的某,心里好笑。

    “呐,主人,”他拆开包装,将糖拿在手里,凑到某的嘴边,“要我喂你吗?”

    (//。//)“啊-”某张开嘴。

    长谷部准备投食。“啊-”他说。

    长谷部正在投食。他将糖放在张大嘴的主人嘴里。

    长谷部投食完毕。主人正在嚼嚼嚼。

    投食后,他的手并没有离开主人的脸,而是在某的嘴角处摩挲。

    “好吃吗?”

    “嗯嗯!”某不住地点头。

    “那……”他另一只手点了点某身后的
那包“衣服”,说,“这个也好吃,对吗”

    某:………………

    千言万语抵不过一个mmp。

    “啊%#……”某嘴里还含着糖,说话不清,但是长谷部听懂了。

    “只,只是存着而已!”某为自己争辩。

    “喔?主人是准备储粮的小仓鼠吗?”他说着,手指狠狠的点了点某的额头。

    “(ಥ_ಥ)”

    “吃零食对身体不好哦,主人你要记住了啊,会蛀牙,长胖,还有可能长不高!”长谷部知道主人最怕的是什么,借此来恐吓她。

    “才,才不是!歌仙先生说,吃零食不会长不高!”

    “……”去你大爷的歌仙。

    “……嘛,总之这些东西对身体是没有
好处的,少吃一点,主人你那一包快赶上一个月的量了,况且你又容易忘,食品会过期,这不就浪费了吗……”老妈子部还是来了。

    “总之,”长谷部贴近她的耳朵,“不要再藏了,也少吃。”

    耳,耳朵……

    “哦。”某的心思只在耳朵上。

    “明白了?明白就好。回去吧,小仓鼠主人。”长谷部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唔?”措不及防,他的嘴里被塞进一颗糖。和半截手指。

    当他望去,某只小仓鼠已经冒着蒸汽逃跑了。

    “真是……”
——————————————————
周三晚自习写了两篇(宗三和长谷部)完全没写作业。然而没有wifi又没法上网发。
打字又慢。
就这样吧。
话说我曾经干过藏零食藏到发霉。
md现在又有一包拆开忘了吃。
还容易忘了扔。我这个记性啊……

   
   

HALLOWEEN

万圣节晚自习写的。可惜没网,到现在才发出来。
新人。
可能会ooc(就是吧ԅ(¯ㅂ¯ԅ)
宗三x婶(取名无能,遂叫 某。
-----------------------------
    宗三走在走廊上。
   
    “Trick or treat!”某突然从旁边蹦出来,一身黑,带着黑色礼帽。

    “嗯?”美人虽然不明白在搞些什么,但总归能认出这是主人。
 
    “怎么了?”宗三低头问。毕竟主人实在是……太,娇小了一些。

    “不给糖就捣蛋!这是西方的传统哦!”某举起手里那个南瓜灯小纸袋,里面大概装了半袋的糖果,糖纸五花八门。宗三仔细的看了看,发现里面有一个小小的包装袋,上面写——食用白砂糖。

    “这是……?”他把包装袋拿出来,询问主人。

    “……”某把手放下来,“那是长谷部给的。他正在做饭,顺手放的。”长谷部你完了,扫一个月,不,半年的马厩!!!

    “哼!”某向宗三发着牢骚,脸气鼓鼓的,像一只小包子。

    宗三的手不自觉的抚上了某的脸。“噗-”

    “嘛……要我给糖吗?”宗三笑着问。

    这时某才想起来她本来的目的。
 
    “要,一定要!”她又把袋子举到宗三面前,一脸的期盼。某的脸蹭了蹭宗三的手心。

    “唔……可是,我好像没有呢……”美人继续微笑。听到“没有”某手又发了下去,脸也拉了下来。

    虽说是 trick or treat,但她也不敢真的在宗三身上做什么事。她害怕触碰到宗三的心结,害怕宗三生气,害怕宗三疏远她。毕竟她内心实在是太喜欢他了,实在是不想再回到一开始与宗三的那种关系。

    “啊!”某小小的叫了一声,宗三正在捏她的脸。

    “虽然我这边没有糖……不过,只要是甜的东西,都可以是吧?”宗三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她耳边。某脸红了 。这…个…姿势……嗷嗷嗷哦啊不能多想!!

    “除……除了糖还有什么是甜的吗……?”某的声音比之前低了几度。

    “嗯,有这个。”

    宗三侧过头,重重的在某的唇上吻了一下。末了,还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不张嘴的小孩啊……”宗三发出一声叹息,直起身子。

    某的脸爆红了。她向宗三蹭了蹭,抱了上去。

    “唔……”某突然从袋子中拿出一颗糖,剥掉糖纸,想递给宗三。

    “啊”宗三低头,直接就她手上含入。

    “没有你甜啊……”宗三在她耳边说。

    “(//-//)”

    某不说话,又把了上去。
——————————————————
    夜晚,宗三抱着某睡觉。

    “……所以,那包白砂糖……?”宗三开口。

   “还给长谷部了,毕竟那还是用我的钱买的呢……”某埋在宗三的胸口,闷闷地说。
   “ 碎…碎觉!不管那个扫马厩的了!”某抱住宗三,枕着他的手臂,使劲蹭了蹭,闭上眼睛。

   “好。”

——————————————————
长谷部:
阿鲁机?阿鲁机?阿鲁机我错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说实话,真心不好吃